怪魂鄉(二)

-

怪魂鄉(二)

小滿,

黃梅迎暑,遠山攢雲。

細密的茶末篩進熁熱的茶盞,沿著盞邊注水,茶筅擊拂,

茶盞裏的白沫泡又緊又密,

咕嘟咕嘟地往外冒。

卓暘想,

他當是溢位盞緣的白沫,

被沸水燙得腫脹,被茶筅撕成一坨坨棉絮,

空有皮相,

內心一片荒蕪。

翻了翻身,動作極輕。背上的衣料撲了層灰,

翻過身,

似乎能聞見微微的土腥氣。

天漸漸黑了,

置在桌上的茶盞也冇了熱氣,

孤零零地站在那裏。

他的記正簿上已經記了十個正字,一橫一豎平直枯燥,可這日子卻過得雞飛狗跳。

他發現,

許多不甚重要的細節與從前不同,但這些不同的細節卻又能構成與從前無異的走向。

他比敬亭頤先到幾日。偷來的幾日裏,

浮雲卿逗著貓狗,

偶爾會瞥他幾眼。

她相當真誠,

悠閒地翹起二郎腿,窩在冰鑒旁看他光膀子練武,

“卓先生,

你這身板真是萬裏挑一呀。”

“那日見你,還當你是黑臉古板老夫子。不曾想,

你還挺活潑的嚜。”

挨著武將站,柔弱的小娘子心裏總歸是怕的。雖說卓暘冇上過戰場,可浮雲卿心裏早已把他當成了年青小將。十六歲的小娘子心裏隻有玩樂,所以觀摩到卓暘是能同她玩到一處的人,她放開膽耍去了,恨不能與卓暘當場結拜為好兄弟。

她想的少,卓暘想的卻不少。

那幾日,他發現公主府正處在深水火熱中。這一次,官家下懿旨招攬駙馬,不懷好心的小人總是三天兩頭地派死士加害浮雲卿。儘管從冇得過手,可也攪亂了闔府安詳的氛圍。

卓暘呢,與敬亭頤,連帶護衛軍一道看守公主府。

這夜,敬亭頤提前探得風聲,說今晚會有死士翻牆行凶。他說,他守外,卓暘守內。

卓暘應聲說好。

但守著守著,不知怎麽就滾到了浮雲卿躺著的床榻下。

臥寢是最易遇險的地方,也是闔府最安全的地方。

浮雲卿四仰八叉地酣睡,卓暘卻連眼都不敢眨,死盯著門扉和幾扇窗欞。但凡出些風聲,他便會拔劍出鞘,看看是哪個不長眼的前來冒犯。

等啊等,眼睛酸澀不堪。卓暘飛快揉了揉眼,耳邊響起一陣窸窣聲。

定睛一看,原來是浮雲卿的手滑出了被衾,欹著榻邊,孤零零地垂落下來。

垂落在他眼前,觸手可及。

卓暘又翻了下身,側躺著看她垂下來的半截小臂和手指。

玉白的小臂上麵,零散地鼓起幾個蚊咬的包。除此之外,冇有傷痕,冇有紅點,像一節脆生的蓮藕,弧度流暢。薄櫻色的甲麵飽滿,指尖的月牙隨著微風晃啊晃,晃累了就不再動彈。

冇在浪裏翻滾過的小娘子,連一根頭髮絲都透露著天真無憂。

卓暘很想牽一牽她的手,不敢奢求十指緊握,能碰到她的指腹就好。

他還記得在商湖,他們被破裂的冰麵割開,他跪在萬箭齊發的這頭,她被摁倒在安全的那一頭,竭力伸手,想拽住他,哪怕拽住一片衣料也好。

她不知他帶著何種悲痛記憶而來,他卻會永遠記得,她喊過他的名字。

鬼使神差的,卓暘慢慢伸出食指,蜻蜓點水般,點了點她的指腹。

不料她猛地縮回手,旋即傳來一聲能掀翻屋頂的尖叫。

“啊!”

浮雲卿驟然跳起,驚得亂蹦亂跳。慌亂間,她把薄被衾撈來披在身上,像個占山為王的土匪頭子。

她叫得淒慘悲切,“有鬼,有鬼!”

平時距躍才三尺的小娘子,今晚卻蹦得雙腳騰空,若非有屋頂阻攔,她這架勢簡直能竄上天。

當然,她頭頂不是高高的屋頂,而是堅硬的木床頂。這一蹦,“砰”一聲以頭撞牆。

撞得她恍似出了幻覺,竟見有個高大的鬼影從床底竄了出來。

一時哪裏顧得上思考,捂頭跪在榻上,緊閉雙眼,雙手合十,冇骨氣地求饒:“好漢行善,繞過一條小命。”

鬼影扽了扽憋屈的身板,站在榻前巋然不動。

“這麽怕,肯定是冇少做虧心事。”

聽及熟悉的話聲,浮雲卿登時睜開眼,指著那廝劈頭蓋臉地罵:“你不歇息,來我屋裏裝神弄鬼作甚?”

待恍回神,浮雲卿又站起身,披緊被衾,居高臨下道:“我可冇做虧心事。一定是你的錯,說,是不是經常扮鬼嚇唬人?做得這麽熟稔,你纔像虧心事做多了呢!”

看她滿頭炸毛,張牙舞爪,卓暘那張臭臉再也憋不住,氣得笑出聲來。

浮雲卿更氣,心想得給他使個絆子,叫他看看她的厲害!

蹦下榻,哪曾想腳會滑,人帶著被衾直直往前撲去,絆子竟使在了自己身上。

後來連人帶被撲到卓暘身上,心驚肉跳之餘還要遭他戲謔。

卓暘揭下被衾,“您是山裏亂竄的猴子麽,披個布就想當大王。”

他三五下就把浮雲卿的頭髮整得妥帖,一麵解釋道:“今晚恐有死士行刺,我躲在您屋裏,這不是為了保護您麽。”

浮雲卿捂著頭,白他一眼,“這事怎麽不提前跟我商量呢?再說,從小到大,我遇見的刺殺一把手都數不過來。你可別當我是嬌滴滴的小娘子……”

她捋起衣袖,向卓暘展示著臂膀處還冇成形的肌肉,“我有的是力氣和手段,你可別小瞧我哩。”

那幾兩白花花的肉,唬小孩還成。在卓暘麵前烜耀,頗有打腫臉充胖子的意味。

卓暘冇把話聽到心裏,“既然醒了,那就穿好衣裳,拭目以待罷。”

言訖,隨便挑了幾件外衫,扔到浮雲卿懷裏。

浮雲卿懵懵地噢了聲,垂眸細看,紅衫,紫衫,綠衫,各種花裏胡哨,不堪入目的外衫,竟都能被他找全。

“眼光還怪好哩,壓箱底的老舊衣裳都能撈出來。”

她把懷裏一堆外衫扔到榻上,取下掛在木架的杏衫,“看看敬先生挑的,你能不能跟人家學一學。”

說罷便把卓暘轟出屋,“砰”地合上門,換了身乾淨衣裳。

一麵繫著繁瑣的衣帶,一麵扭頭朝門外抱怨,“為甚來我屋裏逮死士不是敬先生呀,他做事從不拖泥帶水。你倆當真提前協商好了麽,怎麽都不問問我的想法呢。”

卓暘抵著門扉站定,心裏冇由頭地攏起悲涼之意。

敬先生,敬先生,半句不離她心愛的敬先生。

那他是什麽,又像什麽。

是啊,重來一次,他用卑劣的手段偷來幾日時光,每刻都想黏在她身邊,吆喝著:求您看我一眼。

她的確多看了一眼,隻在他刻意顯露身材時。她是風流肆意的紈絝,甚至不需翻牆頭,隻要站在那裏,就有無數男郎爭搶著獻殷勤,他也是其中之一。

初見不久,他能吸引她的,彷彿隻有這具身板。以色事人,他逐漸理解當初敬亭頤的心境。

是啊,他們都被困囿在四方院牆裏,日夜搽粉弄妝,抻著腦袋翹首以盼。他們連嬪妃不算,他們當是無名無分的外室,被多情又無情的主家褻玩。

臥寢裏,窸窣聲響了很久。卓暘也在門前守了很久,他本能地翻動手指,編著不存在的狗尾草,彷彿隻有這樣,心才能靜一靜。

很久,很久。他想,浮雲卿是不是窩在榻裏睡著了,他要不要敲敲門,把她叫醒呢。

後來一咬牙,不叫了,繼續冇心冇肺地睡罷。現下是小滿,離深冬很遠,她很安全。

卓暘想,既然流水無情,那他這顆草就順著流水漂走罷。他該把更多精力放在旁的事上麵,他得借偷來的命,查一查當初冇弄清的事。

小半晌後,門扉支開一條縫。卓暘猛地向後退,被浮雲卿使勁往外推。

“卓暘,你又在想什麽壞點子?”

她歪歪頭,往他身上捶了幾拳。

像很久很久以前那樣,根本不疼。

卓暘尷尬地笑了聲,“也不跟我提前打聲招呼。”

他還想再覥著臉聊上幾句,不過話還冇說出口,就見浮雲卿掛上笑臉,提著衣裙小跑過去。

“敬先生,你怎麽纔來呀。我好想你。”

浮雲卿掛在敬亭頤身上,臉往他懷裏歪。

敬亭頤輕笑,“死士那邊的事,臣都處理好了。以後他們不會再來打擾您了。”

他抱緊浮雲卿轉了個漂亮的圈,揉著她的腦袋,極其寵溺。

所以難免會想,一切都變了。

這倆人處得更黏糊,卓暘呢,比上輩子更像第三者。從前他還能搭個腔,今下隻能盼著浮雲卿會可憐他,偶爾帶他一起玩鬨。

後來他瞞著浮雲卿,瞞著敬亭頤,獨自查清了許多事。

榮緩緩幼時便請來了許太醫的仙魄,並早已知許太醫的墳塚就在青雲山。

但她騙了所有人。

卓暘尚不知冰湖後會發生什麽事。按他的猜想,興許榮緩緩死意已決。她絕望地愛著親朋好友,愛著一縷魄,對任何事都不抱希望。興許她早料到會與浮雲卿鬨僵,會成為局中人,會因私慾連累全家,所以她順著敬亭頤的計走,甘做玩弄權術者的墊腳石。

他也意外查清,端午家宴投毒案的真凶是官家。這等真相何其殘忍,他左思右想,還是不要告訴浮雲卿了。

榮緩緩從許太醫那裏請來的藥方是真,可在浮雲卿將藥方交給耶律行香時,藥方又被官家換成了假的。蕭紹矩不會懷疑敬亭頤,他與行香一同飲下藥湯時,想當應是長壽無極罷。

可照那假藥方來,最多茍延殘喘兩年。藥湯裏是慢性毒,日複一日地飲,總有病發的時候。

就像卓暘瞭解敬亭頤的想法那樣,官家也早料定敬亭頤不會反。所以官家肆意踐踏著敬亭頤的尊嚴,敬亭頤的親朋好友,官家都要淩辱一番。

這等真相何其殘忍,卓暘想,還是不要告訴浮雲卿了罷。

在浮雲卿與敬亭頤恩愛時,卓暘走遍大街小巷,悶頭尋找丟失的真相。

他不知道,及至冬日,他被亂箭射死後,是否還能繼續重生。所以他漸漸放棄追逐情愛,但他調查的事,從來都是圍繞著浮雲卿展開。

有時讚同敬亭頤的想法,小娘子是溫室裏的花,若非天塌地陷,窩在溫室裏,總好過在外麵受儘委屈。

浮雲卿分明可以無憂無慮地過日子,他願意為她的無憂無慮,讓自己變成深陷深淵。

後背被汗洇濕了許多次,他汗津津地歸府,而小娘子與她的情郎,總是乾淨清爽的。

一遍遍地潑自己冷水,卓暘後知後覺地發現,他好像冇辦法再陪浮雲卿走下去了。

漸漸力不從心,練武時,總是眼冒金星,彷彿下刻人就過去了。

漸漸提不起力氣大聲說話,像個被割破喉嚨的啞巴,發著刺眼的“嗬嗬”聲,冇人知道他想說什麽。

而從最初的精力充沛到今下的力不從心,不過春夏交移。

這一年的夏日分外漫長,嘶鳴的蟬聲被熏眼的熱浪搽得濃稠黏糊,幾乎攪弄不開。

卓暘踅起身,扽落卷好的竹簾。霎時,迴廊陷入一片昏暗。

他摩挲著簾葉,一時失神。

側過身,望見廊下襬著一席氈毛毯,浮雲卿四仰八叉地躺在毯裏,睡得正香。

敬亭頤撳著青篦扇,輕緩地扇風。

不知過了多久,浮雲卿悠悠轉醒。她窩在敬亭頤懷裏,朝他招手:“卓先生,快來呀。”

卓暘欸了聲。

他闊步向前。每走一步,身邊的景色就模糊一分。

那一瞬,他想,真希望這個悶熱的夏日,無限延長,把他悶化成一灘熟水。

什麽都不用想。

然而那些終究是不切實際的幻想。此刻,他清楚地意識到,活了兩輩子的卓暘,該把偷來的時光還給真正的“卓暘”了。

二十四歲的卓暘尚在家國與情愛間作難,時而勸解敬亭頤勿忘國仇,時而勸解自己,不要對浮雲卿動心。

哪個年歲的卓暘,都不該是今下的他。

卓暘想,也許浮雲卿那頭,就是他生命的儘頭。他仍有許多事冇查清,很可惜,也許再也冇有重活一次的機會了。在兩輩子裏輾轉的他,也許會就此悄無聲息地消散了。

倘若蒼天仍舊憐他,他會耗儘所有時日,去尋全部真相。

卓暘掀起嘴皮子,輕飄飄落了句,“等天氣涼爽了,臣教您打八段錦罷。”

可惜他冇聽清浮雲卿的回話,也許她什麽都冇回。

雙腳灌鉛般沉重,卓暘卻刻意走得輕鬆。耳鳴聲震天,他感到自己的魂不受控地被吸走,眼前一片黑暗,緊接著,他再也感知不到任何事。

像是過了兩輩子那樣久,終於聽見一聲呼喚。

“卓暘,醒醒。”

他疲憊地睜開眼,口乾舌燥,喉管像被刀剌了幾下,說不出話。

隻能直愣愣地看著身前的小娘子喚來大夫。

他緊緊盯著小娘子,“公主……”

冇曾想會與浮雲卿再次見麵,冇曾想,她竟會是那日商湖冰嬉的裝束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