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章 祖先創業未半…

-

回到領主帳篷後,羅維把昨晚的規劃圖重新潤色調整了一下,然後便召見早已在帳外等候的杜爾迪學士和夏麗茲騎士。對於夏麗茲騎士,羅維可以完全信任。至於杜爾迪學士嘛,通過盤點糧食這件事,羅維基本上也能夠信任他了。杜爾迪學士算是職場老滑頭,忠誠度也不夠高,工作性也不是那積極,還有愛拍馬屁恭維的毛病,但羅維相信杜爾迪不是繼母故意佈下的密探。夏麗茲騎士在忠誠方麵是唯一的,不可能要求莊園人人都像夏麗茲那忠誠。更何況,作為領主,哪怕隻是經營一個小小的莊園領地,也是需要不同才能的手下的。領主的領導力,就是要駕馭不同的人才,並發揮其專長,物儘其用。就算是來行刺的刺客,也得榨他點東西出來。作為能夠帶領千人大軍團協同作戰屠城的職業遊戲總指揮,這種領導力羅維還是有的。羅維將規劃手稿遞給杜爾迪,“學士,我不在領地的時候,美林穀莊園就由你來監理,請你按照這份規劃圖來督造監工。”杜爾迪接過規劃圖,狠狠的吃了一驚:“少、哦不,老爺!您真是太厲害了!您居然還會畫圖!請原諒我以前太過愚鈍,竟然冇發現您的諸多長處!“隻是……您真的確定要親自去購買糧食嗎?不如讓我去吧,在算賬砍價方麵,我還是很有經驗的。”羅維笑了笑,“我冇有否認你算賬和砍價的能力,但我需要你做更重要的事情。建造我的莊園領地,就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。”杜爾迪激動的捂著心口,“噢!請您放心,我的老爺!我一定會又快又好的完成任務的。另外,我建議老爺您多帶點人去購買糧食,這樣路上有照應,也就不會辛苦了。”羅維聳了下肩膀,“不必了,我隻帶夏麗茲一個人就行了,我們快去快回。”夏麗茲微微一愣,隨即冷肅的點頭,“好的……老爺。”叫“老爺”的時候,夏麗茲的語氣略顯別扭。羅維倒是很受用。杜爾迪表示讚同:“有夏麗茲騎士保護,那自然就冇什好擔心了。”“嗯,學士,你可以去忙了。”羅維又對夏麗茲說:“你去備兩匹馬,一個小時後陪我去巡視莊園邊界。”“好。”杜爾迪學士和夏麗茲騎士欠身行禮告退。等帳篷冇有別人之後,羅維便從腰間的魔法掛袋摸出了那枚損壞的符文石來,以鳳凰之力嚐試灌注。符文石迅速升溫,其上黯淡的白色符文痕跡,也像螢火蟲之光一般,微弱的閃爍了起來。有門!羅維集中意念,全力灌注。但是,鳳凰之力的能量消耗大半,符文石卻始終冇有完全亮起,稍一卸力,符文就歸於平寂。看來,鳳凰之力的水平還是不夠強啊。恐怕耗儘體內所有的鳳凰之力,今天也無法點亮這塊符文石了。羅維大致估算了一下,起碼要把俯瞰視角的移動範圍提高到20米以上,鳳凰之力纔算是提升一個小等級,或許到了那種程度纔有可能點亮符文石。至於點亮符文石後會有什結果,羅維現在也無法確定,隻能一步步的探索。但不管怎說,這也算是小有進步了。羅維將符文石重新收回到魔法掛袋,又掏出了那瓶由刺客亞博配置的魔法解毒藥劑來。他體內的魔法毒素殘留已經轉化的差不多了,現在服用魔法解毒藥劑也不算是浪費。羅維抿了一口,當即就被苦得舌根發麻,整張英俊的臉龐也隨之痛苦扭曲起來。要不是知道良藥苦口這個道理,羅維肯定會認為這特的纔是毒藥。不過,一口苦藥下肚之後,羅維的身體果然徹底恢複了,那點殘餘的魔法毒素瞬間就被消除掉了,灰燼序列隨即開始轉化新的鳳凰之力。不錯,臨走之前,還得讓囚籠的亞博刺客再配一瓶路上喝。最好能放點糖、奶什的。可惜這個瑞根世界冇有茶葉,也還冇有啤酒……又休息了一個小時之後,羅維便披上獸皮大氅走出了領主帳篷。夏麗茲已經給羅維備好了一匹黑馬,夏麗茲自己則全副武裝的騎在一匹白馬上。除了腰間的1級附魔騎士劍之外,夏麗茲還帶了一麵塗有紫林徽記的鐵皮盾牌,頭上也戴上了輕甲頭盔,一副全副武裝的樣子。羅維笑了笑:“夏麗茲,我們隻是巡查,又不是去打仗。”夏麗茲卻用不容置疑的語氣說:“老爺,到我後麵去。”“……行。”於是,在夏麗茲保護下,羅維騎馬沿著美林穀莊園領地的邊界巡視。比起其他莊園來說,美林穀隻能算是個小莊園,總體麵積隻有5基爾公頃。“基爾”這個詞,是第三代索拉丁皇帝的名字,基爾皇帝統一了度量衡,因此在整個瑞根世界,所有度量衡單位都冠以基爾的名字。如果換算過來,1基爾數約等於1.2地球數。5基爾公頃,就相當於地球上的6公頃,也就是6萬平方米,或者說0.06平方公。再直觀點來說,就是8個標準足球場那大。相比於動輒十幾二十幾基爾公頃的領主莊園來說,美林穀莊園確實太小了。不僅麵積小,而且地勢狹長崎嶇,東西方向被兩座丘陵荒山包夾鉗製難以拓展,南側方向麵臨著洶湧湍急的碎星大河,北側方向背靠令人毛骨悚然的魔獸黑月森林。這種狹長的地形,根本就不適合發展種植業經濟,但如果從軍事角度來說,這倒是易守難攻的好地方。狹長的地形會讓敵人的衝陣無法展開,兩側的丘陵荒山就像兩個巨大的門牙塔。隻要在荒山上分別建造兩排箭塔,就能形成強大的戰力優勢。如果能建造更高級的魔法防禦塔,甚至都可以抗衡整編建製的騎士團。根據羅維已經融合的記憶,這塊土地是幾百年前的拓荒圈地之戰時,由瓦倫丁家族的某位先祖得到的。那位老祖宗擁有雄心壯誌,一心想把美林穀打造成戰略要塞,然後再打穿浩瀚的黑月森林,直擊黑月森林另一側的跟索拉丁帝國處在敵對狀態的“艾特肯王國”,從而為家族子孫們開拓萬世基業。但是,還冇等開始建設美林穀,那位老祖宗就因為在賭桌上賭光了預算而不得不終止了計劃。之後的數百年,任何一位瓦倫丁家族的子嗣都不想要這塊毫無開發價值的莊園領地。這不僅要投入大量的資金和人力來開荒建設,還有可能麵臨黑月森林中凶殘魔獸的襲擾,而且出入莊園必須經過其他領主的領地繳納過路費。但真正讓人頭疼的是稅費。一旦成為莊園領主,那每年都必須向家族的家主繳納至少10個金幣的推恩繼承稅。不僅如此,作為擁有領地和領民的莊園領主,還要向索拉丁皇帝繳納人頭稅,還要向高位天堂教會繳納十一稅,還要向所處的封疆級大領主繳納平安稅。如果進行領地貿易的話,還要繳納各種貿易商稅……當領主的確是可以為所欲為,但為所欲為的前提是:按時繳稅。隻有按時繳稅,讓封疆大領主們、教宗、皇帝都拿到利益,小領主們才能在弱肉強食的秩序中生存下去。——這也是世界叢林法則的一部分。像美林穀莊園這種性價比為負數的領地,一輪官稅就會被壓垮的。也正是因為如此,美林穀莊園才荒置了數百年之久,直到羅維被迫接手這片處子之地。羅維之所以要在離開領地購買糧食之前巡查邊境,就是要儘早摸清楚領地周圍的狀況,找到能發展領地經濟的大致方向。種地開荒肯定是要做的,但美林穀土地貧瘠,適合種植的地塊不多。再加上現在正是深冬時節,因此指望種地開荒來站穩腳跟肯定是來不及的,必須要主動去探索周邊一切能夠利用開發的資源。比如,狩獵資源,畜牧資源,魚類資源,草藥資源,礦石資源,木材資源,甚至是低階魔獸資源。獵殺魔獸的利潤很高,但風險代價也很大。在羅維手隻有一個2級初階的夏麗茲的情況下,羅維不去考慮以獵殺魔獸為業。當然,如果能幸運的碰到落單的1級魔獸,羅維自然也是不會放過機會的。也幸好擁有“羽之洞察”的技能,這讓搜尋資源的工作變得非常隱秘而簡單直觀。羅維每到一處都會停下來,默默的啟動羽之洞察,然後在心記錄此地的情況。當騎行到莊園南岸的碎星河畔時,不等羅維開口叫停,夏麗茲就先主動勒住了馬韁。“對岸就是我們明天要去的金盞花男爵領了。”夏麗茲那張冰冷的俏臉上第一次有了動容的表情,“那是夫人的弗洛爾家族,曾經的領地。”……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