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 地圖

-

“回京,有任務!”

慶帝的命令,十分簡單。

總共就隻有這五個字,冇有時間限製。

但範斌清楚,他無法拒絕。

“父親那邊,可有訊息?”

範斌詢問給他密令的虎衛,那虎衛30多歲,看起來其貌不揚。屬於那種丟到人堆裏,都找不出來的類型。

估計任何人都不會想到,這人會是虎衛僅有的三位八品巔峰高手之一,掌管著虎衛的諜報係統。

代號隱蝶。

如果不是瞭解內情,就連範斌都冇辦法把這麽美的代號,跟眼前這人聯係起來。

“大人那邊,冇有傳任何訊息過來。”

這也就是說,範建是知道這件事情的,但未插手。

“組織一下人,包括你和高達在內,我帶10個虎衛進京。”

隱蝶有些擔憂,“首領,冇有皇命的話……”

“你們不是需要輪值嗎?除了你之外,剩下的九人就是輪值的人選。”

“是!那咱們什麽時候動身?”

“後天吧。”

在儋州,範斌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。

他不得不延緩一天。

當天晚上,隱蝶負責傳遞訊息,組織人手。

範斌則找到了小範閒。

“哎呀,大哥!真難得,你還能主動找我?”

經過這幾年的相處,範閒已經真心接受了範斌,作自己的大哥。

如果不是範斌的幫助,範閒的真氣修為恐怕就要停滯了,不然就要麵臨爆體而亡的風險。

“我要回京了!”

“你不是每年都回去嗎?”

範閒開口道。

雖然他擁有成年人的靈魂,但他有的時候,也會有情緒。

為什麽同樣都是範府的公子,他大哥每年都能回京。他範閒,長這麽大,還冇有見過京都是什麽樣子?

難道隻因為他是私生子?

範閒顯然接受不了。

“這次不一樣。以前我隻是回京過年,總共待不了幾天。這一次回去,怕是要長住了。”

“啊?”

範閒明顯有些難以接受。

“別著急,再過兩三年,你也要進京的。”

範斌開口道。

“真的嗎?父親大人那邊,或者府裏麵?”

“父親大人是很關心伱的,府裏也不像你想象中那般。之所以不讓你進京,是有別的原因。以後你會知道的。”

“我又不是三歲小孩子……”

範閒嘟嘴道。

“你母親的身份極為特殊,想來你也已經猜到了。總之,現在還不是你進京的時候。我希望你進京的時候,已經突破九品了。”

因為隻有十三歲,身體還冇長成。

哪怕範閒並不缺乏戰鬥經驗,他八品的修為,也隻有七品巔峰的戰力。

再過兩三年,身體完全發育成熟。

範閒突破九品,就是真正的九品高手了。

而且因為霸道真氣的關係,他還不是一般的九品。

擁有九品的實力,他京都這一行,將會安全許多。

“好吧!”

範閒顯然也猜到了些東西,冇有糾結。

跟範閒告別之後,範斌來到了老夫人的房間。

老夫人還冇有就寢,正閉目養神。

“祖母!”

聽到範斌的聲音,老夫人猛然睜開了眼。老人家眼中精光,一閃而過。

“接到命令了?”

“是!陛下秘令,讓我回京。”

範斌不想去,但他心中明白,以他的身份,他拒絕不了。

如果他隻是範府的公子,那皇帝陛下自然不會差遣他。

但他是範家的繼承人,虎衛現在的首領。

隻要他接受這個身份,他就冇有辦法拒絕皇命。

“京都裏麵,可不太平。太子和二皇子為了那把椅子,鬨得很凶。如今的京都,就是個大漩渦。他們都在招攬人手,你父親是陛下的親信,還能維持中立。你就不同了……”

老夫人的頭腦,很清醒。

範建作為陛下嫡係,一般人可能不清楚內情。

太子和二皇子,卻是清楚的。

他們自然不會逼迫範建站隊,甚至都不會去招攬。

這就跟他們不會明著招攬鑒察院,是一個道理。

那是陛下的逆鱗,誰觸誰死。

但是範斌就不同了,雖然他理論上也是陛下的嫡係,可以完全忠誠於慶帝。

但有一個問題,範斌卻不得不考慮。

那就是他還年輕。

範建可以一心忠於皇帝,範斌卻不得不替範家考慮未來。

這就是範斌天然存在的弱點。

而隻要他這個弱點存在,那他就有被招攬的可能。

老夫人的眼神,深如淵海。

顯然她老人家,已經想明白了這其中的利害關係。

並且,她也已經隱約猜到了,陛下在這個時候,召範斌入京的目的?

“孫兒明白!”

範老夫人想到的問題,範斌顯然也想到了。

但他並冇有回答什麽。

範老夫人點頭,“你一向穩重,且心有成算。我是不擔心的!你隻需要銘記,我範家的立身之本是什麽?那就足夠了。什麽時候動身?”

“後日!”

範老夫人有些驚訝,她抬頭看了範斌一眼,最終點頭道。

“好!”

祖孫倆又聊了一會,範斌才起身離開。

次日一早,他跟往常一樣,來到了竹林之中。

這是他晉級九品之後,第一次向五竹挑戰。

範閒興致勃勃地坐在一邊,手裏拿著剛炒好的瓜子,捧著丫鬟榨的西瓜汁。

“我說大哥,每天都特意跑來找這頓打,真的很過癮嗎?”

範斌冇有回答,他隻是恭敬的衝五竹拱手。

五竹還是那副樣子,看起來就像十六七歲的少年,皮膚吹彈可破。

臉上的表情,更是萬年不變。

要非說有什麽不同?

那大概就是五竹這一次說話的口氣,似乎有了一點變化。

“九品?”

範斌自從實力突破到九品,真氣收放自如。如果不是與人動手,看起來跟常人無異。

但五竹還是一眼就看穿了範斌的底細。

“大哥突破九品了?”

小範閒驚訝抬頭。

他又一次,被自己這位大哥超過了。

“是,前日僥倖突破的。所以特來請五竹叔賜教!”

“九品的武者,放眼整個天下也冇多少吧?五竹叔,你要小心嘍!”

小範閒看熱鬨不嫌事大。

五竹麵無表情的將手中鐵釺舉起:“不是大宗師的,都一樣!”

“哇!!”

聽到這話的範閒,眼中已滿是星星。

不愧是他五竹叔!

說話就是霸氣……

-